马氏家族重掌莱绅通灵控制权 沈东军已递交总裁职务辞呈

11月,凤凰网江苏的一篇《“沪市珠宝第一股”面临股权分割?莱绅通灵怎么了?》就曾预言,“以沈马当前的矛盾来看,一旦股权变动成功,莱绅通灵高层恐怕会面临重新洗牌的结局。”

如今,随着月初的一纸离婚判决书,宣判沈东军名下实际持有的莱绅通灵股权分割一半给其前妻马峭,莱绅通灵实际控制权也将重回马氏家族手中。12月6日,随着董事长沈东军正式向董事会递交总裁职务辞呈,至此莱绅通灵因离婚案引发的系列事件亦告一段落。

12月6日晚,莱绅通灵发布公告称,收到沈东军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,其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总裁职务。辞去总裁职务后,沈东军目前仍担任公司董事长及董事会相关专门委员会委员职务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递交辞职报告前两天,沈东军曾在微博公开表示,对南京法院的判决深表遗憾,陈情离婚案原委,细数法院不当判决后,并在文章结尾处表示:“即便遭遇如此不公平的对待,自己将继续为公司和广大投资者继续努力奋斗。”可见辞去总裁之职此举并非其本意,而结尾表示将继续为公司奋斗,可见沈东军并未打算退出莱绅通灵,似乎还会有下一步动作。

且与以往上市公司高管离职有所不同的是,此次伴随沈东军的辞职公告发布后,并未有提出总裁继任人选,也未有发布由谁暂代总裁职权。

为此,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智斌表示:“沈东军目前辞去的是总裁职务,但他的董事长职务并未辞去。在股东大会改组董事会之前,公司的实际权力依然还在现任董事会手上。”可见距离彻底出局,还需要时间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就在沈东军忿忿地辞去总裁职位的第一天,莱绅通灵在资本市场迎来涨停,开盘报7.13元,截止14:20分,该股涨9.99%报7.82元,封上涨停。

今年7月份,南京市秦淮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,准予原告马峭与被告沈东军离婚;沈东军持有的莱绅通灵31.16%的公司股权(总股数1.06亿股),由马峭、沈东军各分得15.58%,即5304.29万股。后沈东军不满上诉,12月1日,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二审判决,“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;本判决为终审判决。”

此判决书一下,马峭将直接持有莱绅通灵18.65%的股权,加之兄嫂马峻与蔄毅泽股权,马氏家族合计控制莱绅通灵48.45%的股份。由于监管部门认定马峭和马骏、蔄毅泽为一致行动人,进而触发了《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》第八十四条规定,持股比例超过30%,进行部分要约收购。

如今摆在马氏家族面前的两条路,要么要约收购,要么进行减持。明显马峻选择了后者。莱绅通灵方面表示,马峻承诺自12月3日起30日内通过股权转让等方式,将其控制的股东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减持到30%或者30%以下,不进行要约收购。

股权一事尚未理清,与此同时,公司的经营状况也不甚乐观,从2018年到2020年,连续三年业绩下滑。据前阵子莱绅通灵发布的三季度财报显示,莱绅通灵第三季度的营业收入约2.97亿元,同比下降13.32%;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131万元,同比下降95.16%;实现基本每股收益0.0039元,同比下降95.09%。门店数量由期初的587家减少至567家。

据沈东军微博称,马峭和马骏、蔄毅泽拥有澳大利亚长期居留证,并长期生活在国外,自己97年就开始艰苦创业,公司有他才会有今天。

此前,马骏就退出了公司的日常管理,不参与任何经营事务。面对董事会改选、业务重整,莱绅通灵品牌以及利润下滑、疫情影响等难题,马氏家族掌权后又能否应付解决,仍需观望。

马峻曾表示,自己不再参与公司管理后,沈东军也并没有没把上市公司经营好,利润逐年下滑,未来将通过规范治理及调整经营业务,使公司逐步回归正轨。

内耗是所有大企业的“癌症”,对于此次离婚案的判决,不少股民表示:“早点离婚,这样对公司的经营或许还有好处。”也有业内人士表示,“马峻是技术出身,行业内对他回归公司管理的期望比较高”。

今年上半年,同为珠宝首饰行业的上市公司老凤祥营收达315.90亿元,同比增长19.27%,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40.63%,中国黄金营收达266亿元,同比增长72.13%,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187.86%。

此外,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2021年1—8月,金银珠宝类零售总额达到1980亿元,同比大增45%;8月单月金银珠宝类零售总额达250亿元,较去年同比增长7.4%,明显高于同期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2.5%的同比增速。多方数据表明,珠宝首饰行业正迎来复苏。

这对于自实控人间矛盾爆发,股价便一路下行的莱绅通灵,无疑是一大利好。伴随离婚风波、沈东军与马氏家族内部矛盾尘埃已定,企业有望迎来新的发展局面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